辣文吧 > 亚博竞彩足球 > 复国 > 章节目录 2第256章 王朴之死
????柳江婕甚为机智,笑道:“在下武艺未精,自当回去苦练,等到明年大考再来应试。”

????禁军传令官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拒绝如此好事的楞头青,骑在马上,用手指着柳江婕,斥责道:“真是不识抬举。”

????柳江婕不慌不忙拱手道:“张大人厚爱,在下实在感谢不尽,若破格招录,恐怕其他考生不服,也有损张大人清誉,在下告辞。”说完此语,她掉头就走,不再理会禁军传令官。

????兵部尚书张昭刚刚送走宰相侯云策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端起热茶,美美地喝了一口:这个侯云策,终于走了。

????这时,禁军传令军回到了操练场,在木台前翻身下马,蹬、蹬、蹬几步就上了木台。

????张昭任兵部尚书已有数年,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怪事,他微闭着眼想了一会,道:“你去告诉柳汉阳,若他敢不来,这一科所有灵州考生全部落弟。”

????侯云策走之前,专门提及这个小子,似是很是看重他,若是柳汉阳真的拂袖而去,实在是有损兵部尚书的面子,张昭看到二十四个考生中有四个灵州籍,就让传令兵去恐吓柳江婕。

????柳江清对于妹妹的表现比较满意,柳江婕在操练场忙了半天,肚子饿得历害,正缠着哥哥进饭馆吃饭,背后又响起了马蹄声。禁军传令兵趾高气扬的黑脸又出现在柳江婕面前,他道:“柳汉阳,张大人有令,你若不回去,灵州考生全部落弟。”

????黑脸汉子嘴里哼了一声,掉转马头,扬长而去,还了柳江婕一个背影。

????柳江清和柳江婕两人真是傻在当地,柳江清猛地顿足,道:“小妹,看此事如何收场?”柳江婕心里也是一阵糊涂,道:“天下还有硬架着给功名的事?”

????柳江清道:“事已至此,小妹暂且回去见过兵部张大人,侯相今天也在操练场,我到侯府去等着,求他出手相助。”

????柳江清根本没有想到,正是侯云策看中了“柳汉阳”箭法了得,临走时交待了几句话,张昭张大人才会如此卖力地强留柳江婕。

????柳江婕被迫返回了操练场,二十三名可以进入复试的武举正在聆听着张昭张大人的训话,张昭见到“柳汉阳”,鼻子微微哼了一声,继续进行着他的长篇大论。

????柳江婕一路进来,见到无数落魄的武举灰溜溜地走出来,想到兵部尚书两度派人追赶自己,这种受人重视的感觉直是不错。柳江婕对这位重才的兵部尚书颇有好感,此时见到他这种态度,也不以为意,行礼之后进入队列。

????陈鱼梁、柳赤松、李月照三人都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柳江婕,他们三人在考试前。并不知道柳江婕借用了柳汉阳的名字,在考场上相见之后,三人嘴里吃惊得可以放进鸭蛋,他们虽然知道柳江婕箭法高超,可是柳江婕居然连过三关,还是让三人既吃惊又骄傲。

????柳江婕并没有认真听张大人的训话,余光就朝张尚书身后看,却没有寻到侯云策的身影。

????此时侯云策已经忽匆匆赶到了王朴府弟。不一会,范质、王薄、魏仁浦等宰相也赶了过来。

????林荣脸若寒霜地坐在床边,眼角隐有泪水,王朴紧闭着双眼,嘴角还残留着一些血迹。

????今日一早,林荣就来到了王朴府弟,因为来探病的朝官太多,为了免受打扰。林荣就派了大太监在王朴大门守候。一律谢绝百官探病。上午巳时,王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。随即满面红潮,眼睛也清亮起来,看到王朴这个状态,林荣心一下提到嗓子眼,“回光返照”四个大字迸进了林荣脑袋。

????王朴已经没有力气坐起来,用痛楚的眼神看着陛下,“臣于不能亲眼看见收幽云十六州,是臣最大地遗憾。”王朴突觉口里一阵甜味,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,重新倒在床上的王朴就再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。

????王朴性格刚强,紧闭双眼时还咬紧了牙关,侯云策不禁浮现起在郑州喝酒谈国事的场景,心中有些内疚:三公主中毒之后,自已明知是唐门下毒,却因为有顾虑,并没有向陛下禀报此事,变相放过了下毒之幕后黑手,从这个角度来说,王朴中毒,自己应该付一定的责任。

????只不过,唐门之人处于暗处,用毒技术又十分高超,要想提防着实不易,侯云策看着脸色苍白的王朴,暗自下定决心:血债血还,唐门一定要今日之事付出代价。

????王朴似乎预感到这是最后的诀别,微微睁开眼睛,看了看林荣,又转过目光看了看侯云策、范质、王薄和魏仁浦,当看到侯云策的棱角分明、微微有些黑色的脸颊,眼神中涌出一丝谁也没有察觉地光彩,他突然双眼圆睁,大喊了一句:“陛下。”

????话音未落,王朴已魂归天国。

????林荣低头楞了半天,面目表情地站了起来,走到窗棂旁,双肩轻颤,渐渐有了哭声,这是发自喉咙深处的哭声,低沉而时断时续。

????魏仁浦曾任枢密使,王朴曾是他的副手,此刻林荣一哭,他立刻也是泪如泉涌,捶兄顿足哭道:“天妒英才啊,为什么死的不是老臣。”

????范质是资深宰相,没有跟着哭泣,而是走到林荣身旁,道:“陛下节哀,万万不可伤了身体。”范质见林荣依然哭泣不止,知道劝阻没有什么效果,就道:“文伯(王朴字文伯)已去,其丧事就由老臣去办吧。”

????林荣闻此言,渐渐停止了痛哭,在一旁侍立的老太监赶快送上热毛巾,林荣把擦掉泪水,回想王朴旧事,似是自言自语,又似是对众臣说道:“文伯才学不凡。殿试及第后,任校书郎;在澶州任掌书记;又任大梁府推官;再任比部郎中;显德三年,迁左谏议大夫,知大梁府事;显德四年,拜左散骑常侍,充端明殿学士;显德五年,任户部侍郎兼枢密副使,未几。迁枢密使、检校太保。”

亚博竞彩足球 ????王朴是林荣心腹,几个之内就成为重臣,对其经历,自是如数家珍,又道:“文伯有四件大功,一是献上《平边策》,对于大林战略形成立下了大功;二是朕数次南征,均以文伯为东京副留守。南征之际,文伯镇守大梁,稳定帝都,功不可没;三是文伯修订了历法,去芜存精。修成了《钦天历》,这是惠及子孙后代地大事;四是文伯制定律准,恢复了十二均八十四调的旋宫古法,重制了春秋礼仪。此四功。每一件都名垂青史,朕失文伯,犹失一臂也。”

????林荣对文伯痛惜之情,溢于言表,范质、侯云策、王薄和魏仁浦围站在王朴床前,静静地听着。

????林荣对范质道:“文伯为枢密使、检校太保,现加赠侍中。”说到这,林荣似乎平静下来。道:“让文伯的家人进屋来吧。”

????王朴的娘子及儿女们在屋外,听到屋内传出地哭声,已知大事不好,但是陛下在屋内,未经召见,家人们也不敢进屋。等到家人们奉诏进屋之后,满屋皆是哭声。

????等到哭声稍歇,林荣看着跪成一片诸孤。对范质道:“范相赶紧办两件事情,一是任命文伯长子王侁为东头供奉官;二是修建一座功臣阁。请大梁城最好的画师,画下文伯、郑仁晦等忠臣的画像,悬挂在功臣阁内,以后每年朕都要率百官祭拜这些为大林建立卓越功勋的大臣。”

????林荣给王朴的安葬定下调子之后,再次痛哭一场,这才离开了王朴府弟。

????侯云策离开王朴府弟之后,阴沉着脸,带着罗青松、林中虎等亲卫,直奔西城。

????众人来到一个幽静的小院,罗青松扣响门环,过了一会,只听到“沙、沙”脚步声,大门开了一条小缝,一个小厮露出脑袋,吃惊地看到十几名高头大马的军士站在军外,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????罗青松在侯云策身边二年多,已是黑雕军中级军官,只是在大梁无兵可带,因此重新给侯云策当起了亲卫,他比林中虎要沉稳得多,在外出面打交道多半是他,罗青松有礼貌地问道:“凌先生在否?”

????凌靖是许州大族,家中不乏朝中之人,但是在大梁城地这个小院,却极为隐密,基本没有官场中人出入,俗话说,大隐隐于朝、中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山,凌靖把家安在大梁城,也算得上一个中隐。

????小厮眨巴了几下眼睛,干脆地答道:“不在。”说完就欲关上大门。

????罗青松用手撑住大门,小厮使出吃奶地力气也没有关上大门,脸红筋涨地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你们强闯民宅,还有王法吗?”

????罗青松不想和一个小厮啰嗦,猛一用力,小厮不过十五六岁,正在使劲关门,只觉大门传来一股大力,“腾、腾、腾”连退几步,一屁股坐在了院中。

????一个女子听到吵声,从偏房走了出来,见到小厮坐在地上,就喝道:“是谁,胆敢在这里闹事。”

????凌靖这个小院是一个两进落的院子,凌靖住在内院,柳青叶和其他几位弟子就住在外院偏房内,外面的吵闹声柳青叶听得清清楚楚。

????此女正是已成为道士的柳青叶,看到进来的居然是侯云策和手下亲卫,楞了楞,道:“原来是侯相。”柳青叶没有戴道冠,一头黑发散在胸前,似乎正在梳头,这个模样让侯云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,侯云策很快就收回了眼光,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凌先生是否在家,在下有要事。”

????柳青叶摇摇头,道:“今天一大早,师傅就出去了,我不知他到哪里去了,请侯大人改日再来吧。”

????“在下就在这里等,他总要回来。”智能大师因为不愿意介入权贵之争,治好三公主之后,立刻收拾铺盖走人,侯云策不愿意凌靖也和智能大师一样,得到消息立刻闪掉。

????自从郑州一别。柳青叶行走江湖已有数年,言行举止也有了老江湖的味道,她知道眼前之人富贵逼人,自己得罪不起,就对小厮道:“快去烧壶好水。”

????把侯云策带到外院的主屋,客气地道:“请侯相稍坐片刻。”

????柳青叶说完,施施然转身走回她居住地偏房。柳青叶是习武之人,身材比大林女子都要强健匀称。和胡女倒有些相似,一身宽大道袍,也遮不住美丽的曲线。不一会,柳青叶戴着道冠走出偏房,手里捧着一个精美地瓷瓶,她浅浅笑道:“这是青城毛峰,是顶好茶叶,请侯相品尝。”

????喝了几口清香的青城毛峰。侯云策地心肺都觉得被山林滋润了一样,便打量着坐在对面的柳青叶。

????当日郑州相遇,两人曾在书房交过手,柳青叶的抹胸还是扯去。事隔数年,柳青叶相貌依旧。侯云策的心情却发生了巨大地变化,他心情甚为平静,觉得柳青叶就如一个旧日朋友一般。

????柳青叶坐在一旁陪着侯云策,面对着这位当朝宰相。柳青叶实在无话可说,盯着大门看,盼望着师傅早日回来,正在难熬之时,凌靖走进了院子。

????“侯相,我确实不识唐门之人,前日在河边遇到的唐刚,我也并不相识。只是小徒在青城山上看到过唐刚,故而窥破唐刚地行径。”凌靖见到侯云策,就猜到没有好事,果然,侯云策是来追问唐门之事。

????王朴之死的真相只有极少数人知道,仍然属于大林朝廷的机密,侯云策自然不会给凌靖讲明,就道:“唐刚既然来到了大梁。那么大梁城定然还有唐门其他人。这些人留在大梁城是祸害,在下想要除掉他们。只是唐门中人向来行踪不定,我想请熟悉唐门的青城道长到大梁城内,秘密帮助在下搜捕唐门中人。”

????唐门中人要下毒,必然背后有主使之人,而且这个主使之人的地位还应该极高,否则光凭唐门之人,根本接触不到三公主和王朴这等人物,捉拿唐门中人,或许可以查出谁是真正背后黑手。另一方面,唐门之人下毒手段太历害,今天能毒杀王朴,明日就能毒杀自己及家人,放纵唐门中人,说不定是养虎为患。

????王朴之死,给侯云策敲响了警钟。

????凌靖刚刚游历回城,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闻言有些犹豫,道:“大梁到西蜀来回至少要数月,这数月时间,说不定唐门中人早就离开了大梁,而且小徒和青城山道长也有些冲突,只怕他们不愿意到大梁来。”

????“青城山道长到大梁来,也是有好处的,大林即将发动攻西蜀之战,等到西蜀灭亡之后,在下自会下令保护青城道观。”侯云策顿了顿,突然加重语气道:“若不答应此事,等到西蜀灭亡之际,青城道观必然化为灰烬。”

????凌靖周游四方,深知侯云策所言非虚,西蜀灭亡是迟早之事,他沉吟了一会,问道:“唐门是江湖中人,和官府向来没有关系,为何侯相要千方百计寻找唐门中人,能否直言相告。”凌靖实在不愿卷入官场之争,因此想问个明白。

????侯云策干脆利落地否定道:“不行。”

????凌靖素来受人尊敬,自然有些脾气,愠道:“若不直言相告,恕在下无能为力。”

????侯云策微微一笑道:“若凌道长肯办此事,事成之后,在下为凌先生修一座道观,如何?”

????凌靖不断地摇头。

????侯云策脸色一变,道:“当日大梁城外,道长行凶杀人,在下可看得清清楚楚,道长是有家有业之人,到时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????凌靖大怒,站起身来,“没有想到堂堂侯相,竟是如此小人,当日在郑州看错了你。”

????侯云策并未生气,只是淡淡地道:“查找大梁城内的唐门弟子,事关重大,凌道长还是不知道最好,今日在下话已出口,凌先生必须答应,否则后患无穷。”

????凌靖武艺极高,向来没有受到别人威胁,他猛地站起身,冷笑道:“要找麻烦,可没有这么容易,哼,在下也有三尺青锋。”

????侯云策冷笑道:“凌家在许州有大量田产,有三人在朝中任职,还有六人在各地官府之中,如果因为凌先生一念之差,让凌氏家族遭灭顶之灾,让凌先生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,何况在下请凌先生所做之事,不过是区区小事。为了这等小事,为家族惹来滔天大祸,实是不智,还请凌先生三思。”

????俗话说:光脚地不怕穿鞋的。凌靖出身于世家大族,世家既是财富也是累赘,侯云策死死拿住凌靖的弱点,逼其就范。

????凌靖空有一身武艺,却受制于人,他呆了半响,长叹一声:“罢、罢、罢,明日我就出城,争取请李明道长到大梁来,他和唐门有仇,料来认识大部分唐门弟子。”

????侯云策也不管凌靖的脸色,“哈、哈”笑道:“事情紧急,在下只有当小人了,多有得罪了。”

????(第二百五十四章)

????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