辣文吧 > 历史军事 > 荆楚帝国 >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宗桑
    天还未亮,鼓声就隐隐从城外传来。不同于宗桑在中原听到的雄浑有力的建鼓之声,城外鼓声杂乱而尖锐,间杂着蛮人怪异的呼喊和战象的鸣叫,听得人心浮气躁,胆颤不已。这些声音无时不刻提醒着人们:这里并非中原,也不是天下,这是万里之外的僧罗迦。

    楚国海舟通世界,贸易的巨利使得全天下商贾趋之若鹜,到处都流传着一夜暴富、一石千金的传闻。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谁谁谁在看见海上飘着一块朽木,捞起来一看发现并非朽木,而是一块带有恶臭的黑色石头。此人本欲抛弃,不想胡商见之愿出十金相购,此人还未应诺,就有更多胡商拥上前出价,最后竟卖了千金之巨。

    战国东方诸国虽然商业发达,但千金仍要巨商大贾才能拿的出手。很多‘与王者埒富’的大商,固定资产之外,能拿出现金也就是千金而已。

    而一个国家能够随时支付的现金,按管子的说法,‘万乘之国,不可以无万金之蓄饰;千乘之国,不可以无千金之蓄饰;百乘之国,不可以无百金之蓄饰。’一乘百人,万乘就是一百万可以披甲的傅籍男丁,这样的国家国库里也是万金。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,天下以外的世界似乎处处都是金银美玉,而赵地、齐地桧木所造的私人海舟舟主为了牟利,又愿意搭载小商小贾前往印度、塞琉古等地。觉察到韩国将亡的宗桑毫不犹豫变卖自己的家产田宅,搭乘猗赞的海舟‘有道’号出海。

    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猗赞这两艘海舟,一艘名之曰‘爱财’,一艘则名之曰‘有道’。名字很好,然而猗赞毕竟是放高利贷的奸商,楚国同意以三国拆下的柏木、桧木建造海舟,他本只有一艘海舟舟料,于是掺进去刚刚砍伐的新料,想造三艘海舟,最终造船厂只同意造两艘。

    两艘海舟即便以旧料做龙骨,新旧料混合做肋骨,造出来的海舟从下水起就漏水不断,潮湿恶臭;又为了节省水手,像宗桑这样的小商人,一些时候还要上甲板帮着拽帆转桁。加上晕船,来的时候千辛万苦,从印度买货回来,在僧罗迦港修船时又被蛮人大军给包围……

    ‘咚咚咚咚咚……’僧罗迦港内的建鼓也被敲响。城内邑令府击鼓聚将,城上卒长以上军官、舟吏,还有港内五艘海舟的舟主,这些人都要下城到邑令府接受军命。像宗桑这些小商人在城墙上呆着就是了,一会土人会抬着稻米饭上来,还有就是热烫烫的肉罐头。

    “看……”城上有人大喊。天色越来明,明到能看到城墙下的蛮人。

    “看!蛮人……”城外鼓声大作,透过草草搭起的渠答,众人看到城下十数部巨大的临车正缓缓推进。临车高数丈,站在临车顶端已能俯视城头,一些防火的兽皮钉在临车之外。

    “有临床、有临床!速报将军、速报将军!”攻城之法第一个就是‘临’,十几部临车压顶,城头当即就慌乱,宗桑听到有些人的夷矛落地,还看到有人欲下城,却被甬道处的士卒死死拦住。

    贾夫纳岛在僧罗迦岛的最北端,它之所以称之为岛,是因为它完全独立于僧罗迦岛之外。整个岛屿像是一段斜斜向西北伸出的前臂骨,与僧罗迦大岛实断似连。前臂骨由两根骨头组成,贾夫纳岛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其大骨在东,小骨在西。僧罗迦港就在大骨骨节西南,与小骨隔着海湾。这里正对着小骨唯一的断裂处(实际是贾夫纳岛与僧罗迦岛的断裂处,断口宽约六点二公里),船只经过断裂处出入僧罗迦港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帆船时代,这是一个天然良港,不管是来自东面孟加拉湾的飓风和巨浪,还是来自西印度洋的飓风和巨浪,都不能伤及港内的船只。港内水深也很适宜,保克海峡的水深超过九米,港内水深约为八米。

    对于建立在这个位置的楚人商港,潘地亚人无法从水上进攻,他们先登陆大骨,然后从港邑北面的陆地发起进攻。为了攻克四丈八尺、高约十米的巨大城墙,潘地亚人花了大约一个多月时间制造攻城器具,砍光了僧罗迦岛上的一大片森林。

    围城期间楚军也曾出击过,双方步卒交战。虽然使用几乎一样的兵甲,楚军还是强于潘地亚军队,唯独例外的是大象。潘地亚大军有数百头战象,这些战象比中原战争中的戎车还要威猛,没人能挡住战象的冲击,楚军最后只能闭成不出,任由潘地亚人围城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的时间,潘地亚人的攻城器具已经造好,天不亮他们就敲响锣鼓,推着临车向南靠近僧罗迦港的城墙。攻入港邑,他们就能杀死城内的异教徒,将这座城市彻底毁灭。

    蛮人的临车越推越近,城内邑令府的军议还在进行。这时候又有人指着城下大声喊叫起来:“女大王!蛮人女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潘地亚是母系国家,国中大王是个女子。母鸡司晨,这在天下是绝无仅有的。天下哪怕有女子执政,也是君王年幼,太后代为执政。女子直接称王而治国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对商贾而言,战争是恐惧的,但蛮人女大王的出现,又稍微减轻众人对战争的恐惧。透过渠答的缝隙,宗桑看到临车后方缓缓跟进的敌军阵后,偌大的彩车上立着一个大大的椭圆圆环,圆环之中端坐着一个头戴宝冠、衣裳素白的女子,她的手上没有武器,只有一朵白色的莲花。

    因为隔得远,宗桑看不清女子的相貌,不过觉得她那样双腿交叠端坐很显独特。他正想问人借陆离镜细看蛮人女大王是否貌美时,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:“万不可睹其目。”

    是舟主猗偎的声音,邑令府的军议已经散了,他刚刚登城。

    “敢问猗舟主,其目有何忌讳?”有人已经端起了陆离镜,但是还没有看。

    “女王有三目,土人言之,其中一目可毁天灭地。”猗偎也是道听途说,但说的众人一愣。